三十

【周喻/张喻张】一丝不挂(喻文州生贺)


“……总之,这么多年,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谢谢。”喻文州说完自己在退役新闻发布会上最后一句话微笑着退场。

从后门走出来的喻文州一眼就看到了在等自己的戴着帽子的某前任枪王。喻文州冲周泽楷招了招手,快步向周泽楷走过去。

周泽楷拉着喻文州走到一个隐蔽的角落上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机场。”没等喻文州开口,周泽楷就报上了目的地。

喻文州有些狐疑地看着周泽楷,“为什么去机场?”周泽楷从包里拿出了两张去Q市的机票,冲喻文州晃了晃,“你说想去。”说完还笑了笑。

到了机场,两人等了一会儿,就到登机时间了,而两人的行李也只有周泽楷背着的一个小包。

喻文州坐在飞机座位上,几次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虽然应该不用问的但是还是要问一句,其他没带也没什么,小周你订酒店了吗?”

周泽楷睁开闭上的眼镜回答道“…订了”,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想起什么,转过头对喻文州说“不用担心。”

喻文州见周泽楷这么回答也就放心了,“小周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会儿吧。”笑着对周泽楷说。

G市离Q市并不远,几个小时就到了。到达Q市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喻文州和周泽楷也就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直奔酒店。

喻文州打开房门一看,周泽楷订的是大床房,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好不容易他也退役了,老夫老妻也没必要害羞,喻文州也就顺其自然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周泽楷,看到房间的时候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微微皱了皱眉。

晚上喻文州洗刷好,因为没带睡衣,就直接穿了一条内裤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大概也是因为有些疲倦的缘故,喻文州并没有刻意等周泽楷,就在喻文州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周泽楷也躺了下来,喻文州被周泽楷的动静惊醒了,转过身子面朝周泽楷。喻文州把手搭在周泽楷的肩膀上,凑上去吻住了周泽楷的唇。一反常态,周泽楷并没有顺势加深这个吻,而是任由喻文州自己动作。等这个吻结束了,周泽楷侧过身体把喻文州捞到怀里,“睡吧。”说完就在没有动作。喻文州也只当周泽楷是累了,并没有多想。

第二天,喻文州和周泽楷去了海边,两人没下水,就是在海边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着看风景,一上午也没有什么交流。喻文州看着大海就觉得内心特别平静。

“文州…”周泽楷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了开口道。

“怎么了,小周。”喻文州转头看着周泽楷,话里带着笑意。

周泽楷低着头,突然转过身,一只手绕到喻文州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搂住喻文州的肩膀,狠狠吻了上去。

“小周…唔!”喻文州猝不及防,身体前倾,差点倒在周泽楷的怀里。

这个吻一点都不缠绵,甚至有点凶狠。终于,周泽楷放开了喻文州,换了个姿势将喻文州拥入怀中。喻文州看不见周泽楷的表情。

“咳…小周,怎么了?”喻文州有些疑惑再次问道。周泽楷平时不是这样的。

听到喻文州发问,周泽楷依然沉默着不说话,只是抱喻文州抱的更紧了。

过了好久,周泽楷终于开口了。

“喻文州,我们分手吧。”

周泽楷放开喻文州,又转过头面向大海。

喻文州不明白,周泽楷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小周…我不管我是不是同意,我总要问为什么吧。”沉默了许久,喻文州终于开口。

“家里不同意。”

“我…知道了。”喻文州知道,周泽楷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如果说他真的做出什么决定的话,那就意味着真的没有办法了吧。

“飞机,下午五点。”周泽楷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

“路上小心。”喻文州甚至还冲周泽楷笑了笑。

“回酒店?”

“小周你要赶飞机的话先走吧,我再坐会儿。”

周泽楷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背包留下就离开了。

两个大男人不就分个手,有什么好在意的,喻文州你总不可能因为没了周泽楷就活不下去吧。喻文州不停地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可是说再多都是徒劳,感觉心脏好难过,像是硬生生被挖出来让人看到一样。

喻文州就这样坐在海边直到夜幕降临。喻文州站起身,因为没吃午饭又坐了太久的缘故,身体差点没站稳要倒下。喻文州努力稳住身体,习惯了一瞬间的不适之后,慢慢走动着,去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家饭店。

吃过饭,喻文州去退了酒店的房间,拿出手机订了一家最熟悉的酒店。

喻文州到了酒店,发现酒店就在霸图俱乐部对面。也是,自己熟悉的酒店肯定在霸图俱乐部附近。安顿好之后,喻文州去了附近商店打算买些日用品。就在Q市散散心吧。

令喻文州没想到的是,他在商店遇到了同样出来买东西的张新杰。

“喻队,现在应该是喻文州了,怎么来Q市旅游吗?”张新杰和喻文州打招呼。

“嗯,对,张队也好久不见了。”喻文州笑笑说,然后转身离开了。

张新杰觉得喻文州今天很不对劲,平时喻文州可不会说完一句话没等回复就走人,也有平时都比较注意喻文州的缘故。

大概也只有张新杰自己知道,他喜欢喻文州。

————————————————————————

后来喻文州和张新杰在一起了,他们在Q市定居。

其实张新杰心里明白,喻文州恐怕不是喜欢自己,但是张新杰的愿望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过日子,现在不也是一样吗,况且他还有一生可以让喻文州爱上他。

一年后的一天喻文州接到请柬,周泽楷的婚礼请柬。

这一天终于是来了。自己要去参加吗?

这天晚上,张新杰按着自己的生物钟准备睡觉,按照张新杰的时间表来说,今天晚上应该和喻文州来一发的。

和往常一样,张新杰和喻文州接吻,喻文州一反常态的加深了这个温,主动回应。

张新杰的手从喻文州的脖子沿着脊柱向下游走,正准备挤润滑剂的时候,喻文州说“新杰,今天我想在上面。”

张新杰皱了皱眉,随即还是同意了。都是男性并没有说谁必须要在下面,况且是自己心尖子上的人,在下面一次也没什么。

喻文州虽然没有在上面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按部就班的来。

张新杰整个过程中除了喘气声音激烈了一些其他都保持沉默,喻文州也一句话都不说,整个过程分外压抑。

“睡吧。”张新杰揽过喻文州,将台灯关上。

挣扎了许久喻文州还是订了周泽楷婚礼当天的飞机,大概也抱着一点侥幸错过的心思。喻文州把这件事记到手机备忘录里,定个闹钟。说起来这个习惯还是和张新杰学的呢。喻文州不自觉的笑了笑。

很快到了周泽楷婚礼那一天,喻文州对张新杰说,“我去S市有点事。”随后出门去了机场。

喻文州在飞机上看着飞机舷窗外的云,想着一会儿和周泽楷见面了要说什么。突然感觉到一阵强大的爆炸,喻文州在生命最后一刻的想法居然不是其他,而是想着这下还真是错过了你的婚礼,只是很抱歉,让你的婚礼成了我的忌日。

张新杰在工作时突然感觉到心脏抽痛了一下,于是在手机备忘录里写上,周末去医院体检。

周泽楷在婚礼迎宾的空隙中偶然看了一下手机,上面推送了一条新闻,说刚刚又一架Q市飞往S市的飞机失事,失事原因还在调查中…

fin

我知道在生日写be不道德,但是看在我让喻总你攻了的份上原谅我吧TAT
最后喻总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15)